反常识《一》无用与有用

天下雪 6月前 89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第一句话就跟我的想法相同,但是第一次看没有仔细看;

后来又看了一遍全文,这次看,看到了新的东西:有用与无用;


原文:白岩松:道德经你最要记住的一句话

地址:https://www.yuque.com/book-academy/share/nyq95r

循环往复的运动变化,是道的运动,大自然万事万物都是这样的,季节有春夏秋冬的交替,人会生老病死,但后面这句话“弱者道之用”告诉我们,这个变化不是一夜之间疾风暴雨的变化,而是缓慢的运行方式。

所以,当我遇到烦心事的时候,我就会问这是不是最烦的,我知道这事儿正在往好的方向去发展,我越是糟糕的时刻越内心平静,越是当别人认为我很好的时候,我越是有不安定感,因为,好的事物会向另一个方向去转化。

很多人会问我,你闲暇的时间都在干什么啊?我说,我读书的闲暇时间是在做节目。看似逗乐子的一句话,但是现在我越来越认为是真的。生命的真正事情是什么? 有用和无用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在别人眼里,我主持节目的时候是有用的。现实生活中,大家都在做有用的事情,大家认为有用就是能挣着钱的、能出名的、能升官的,剩下其他的就是没用的。到底什么是有用,什么是无用?老子专门讲了很多东西,比如他说天地之间有点像个大风箱,空的,但是你只要动,风箱的动力是无穷的,永远能够产出,这真有道理。

接下来,老子还举了几个例子,我翻译成白话文来说,比如说杯子,我们都说瓷杯子、玻璃杯子、紫砂杯子等等,我们都在强调杯子的性状是瓷、玻璃或者紫砂等等,但是老子说了,杯子真正有用的不是瓷、玻璃或者紫砂,而是围出来的空。

再比如说建筑,我们看到的是门、窗、墙、顶,但这些其实是没有用的,能用的还是围出来的空。没有中间的空,大家住哪儿?在举了那么多例子后,老子总结出来,“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你看不到的东西才是可以用的东西,“利用”就是这么来的。你一下子就理解了有用和无用之间的转化。

我从来不上微信,我不会在我看似有用的东西上去着力,当我把这块放空了以后,我能看到的就是有用的,朋友圈里到底有多少有用的东西,有用的东西转800圈也会到我的眼前,因为有用嘛。 我平常更多的时间是在看书、听音乐、和朋友聊天、发呆,但是我所有你们认为我有用的时光,全来自于我在做你们认为无用事的时候积累的东西。我经常看着书20多分钟时,我的思维就会飞向很远的地方,诞生很多创新的想法。

所以,有用和无用之间怎么转化?现在的中国人放在有用的事情上的时间太多了,由于我们没有很多时间花在无用的事情上,所以我们的想象力、创造力相当贫乏。这是对我的启示。


这个有用与无用之别,太过精深,一时还无法理解,但我已决定将道德经列入精读列表了,未来有时间将反复阅读体会。

这个道理,其实是反常识的,但却已经被很多人注意到的,比如在四象限工作法中,就将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列为要优先且多做的事情;

这篇文章让我想到了空间与围墙的关系,是空间重要,还是围墙重要?

对于一个产品来说,是功能重要,还是自由选择重要?

今天在看知乎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的签名写着很奇怪的东西:

奇怪在哪里呢?按赞同数排序看我历史回答,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知乎就算安排的再好,也注定无法适应所有人的需求,这里这个人就希望默认排序按另外一个方法排序而不是系统的默认排序方法;

产品为用户着想,倾力打造优质的功能,是对的,但不能因建设围墙而忽视内部的空间建设,一个优质的产品,应该从内部和外部去看,都是美观大方实用的;

就像原文中的例子,如果一个杯子外面很精致,但杯壁很厚,就会盛不了多少水;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杯子的主要功能是盛水,产品的主要功能是承载用户,如果产品自身所占的空间比例太大,那么用户拥有的空间比例就会变小;

以前有个竞争对手,拷贝了我的整站内容,我说,他死定了,原因就在这里,做的太完美,把用户参与的路就堵死了。

记得《社交产品设计》一书中提过一个设计原则:设计100%,展示80%;

从产品角度来看,对用户是有益的功能,从用户角度来看,可能妨碍了多样性的选择,过度设计或替用户做过多选择并不是最好的模式;

在系统学中,有一个概念,叫涌现,描述了一种大量简单之中生出复杂性的现象;

要理解这个概念,可以从乐高模块开始,通过设计基本模块,剩下的交给玩家,玩家就会发挥无限的想象力,形成复杂的乐高模型;

要产生涌现现象,系统一定要是开放的,对产品来说就是需要面向用户开放,产品要与用户进行互动,在乐高模块化中,乐高就将设计开放给了玩家;

做产品的很多人总是认为互动是人与人的,实质上,人与产品至少有三种互动模式:

  1. 人与人的互动;
  2. 产品与产品的互动;
  3. 人与产品的互动;

其中人与产品的互动,就是人是如何使用产品的,产品是如何创造可参与空间的,比如网易云音乐的栏目调整顺序:

比如推特的甄选功能:我希望为你好,但你可以选择不接受;

记得以前小米在新产品赠送活动中,并不会直接赠与完整产品,而是赠送一个半成品,由用户完成组装,将组装这个本来是官方的步骤开放给用户,就扩大了用户可参与的空间;

由此可见,放下产品的权力,将之赋予用户,会有意外的好处。

以前思考过一个问题,老是得不到答案:社区里为什么需要积分?

积分只对一类人有意义:真正喜欢社区的人,真正喜欢一个人地方的人,爱屋及乌,会提升对这个地方所包含的事物的评价,此时,积分就有用了;

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在早起就要设计精密的积分系统呢?

今天,看了白岩松的这篇分享后,大概有了答案:创建空间,使进入者可探索的空间增加;

这些空间,刚开始是用不到的,是无用的,但一旦开始用到,就会变得有用。

当这些可参与空间丰富且值得探索时,就会产生一种沉浸效应:容易进入,难以精通。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